麻豆日记破解版

“当然啦,技艺高超的药剂师可以诱发强烈的爱慕情感,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够创造出那种真正牢不可破的、永恒的、无条件的、可以称为‘爱情’的情感。这大概是这间教室里最危险、最厉害的一种药剂了。”斯拉格霍恩教授对此刻聚精会神的小巫师们露出了微笑,他将盖子盖到了坩埚上,盖住了它那呈螺旋形上升的蒸汽。那些被药剂吸引聚拢在坩埚旁的小女巫们露出了贪恋的神色,但在斯拉格霍恩盖上盖子之后,她们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抱着自己的课本,向后退去。

“教授,你还没有告诉我们这里面是什么呢?”赫奇帕奇的纯血男巫厄尼麦克米兰指着一小支水滴状的药剂说道。

“哦对了,女士们先生们,你们所看到的,是一种神奇的药水,叫福灵剂。”斯拉格霍恩将这瓶水滴状的药剂从架子上取了下来,举起它对着巫师们说道,“不过人们通常都称之为……”

“幸运药水。”赫敏格兰杰抢答道。

见赫敏连续答对了问题,斯拉格霍恩满脸笑容地试探性问道。“正是幸运药水,格兰杰小姐,你是否亲自尝试熬制过这种药剂?”

“教授,我虽然尝试过熬制福灵剂,但是准备材料加上熬制药剂的时间至少需要半年,而我还需要上课,所以在坚持一段时间后因为时间上的冲突失败了……”赫敏微微晃了晃自己蓬松的卷发有些不好意思。

“格兰杰小姐,不必觉得羞愧,福灵剂毕竟它的制作过程极度繁复,对药剂师时间上的要求也很苛刻,不过你能做到处理完初期药材并开始尝试熬制福灵剂,说明你的魔药水平可能已经可以在考试中取的一个e甚至是一个o了。”斯拉格霍恩笑眯眯地安慰道,随即话锋一转,“当然,如果制作成功,只需一小口,你所有的努力便能轻而易举的成功……至少在药效消失之前。”

说着,斯拉格霍恩的表情有些恍惚,似乎在回忆曾经服用福灵剂时的美妙感觉且不论魔药课教授是不是在演戏,但效果卓有成效,班同学似乎顿时挺直了腰板。

德拉科的手擦过已改为偏分发型的浅金色头发,凑近潘西,盯着那瓶福灵剂小声嘀咕道:“打魁地奇的时候,如果可以偷喝一点,它就可以帮助我抓到金色飞贼。”

但一惯以来以他马首是瞻的潘西只是有些机械的点头没有出声应和,察觉到女伴的不对劲,德拉科偏过头,只见原本漫不经心靠着墙壁的潘西帕金森放下了环抱的双臂和弯曲的腿,站直了身体向前走了两步。

“当然,药剂只在十二个小时内有效,从天亮到天黑,你不管做什么都会吉星高照。今天我就拿它做奖品,这小瓶的幸运水将奖励给能在一个小时内最先熬制出生死水的学生,所需的材料都罗列在《高级魔药制作》的第10页。”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教室内的巫师们都兴奋起来,所有人开始拼命地翻阅着自己手上的课本。

斯拉格霍恩继续道:“不过我要提醒大家,在此之前我的教学生涯中只有一名学生熬制出了合格的生死水,赢得过这个奖励。话虽如此,还是祝各位好运,现在就正式开始吧!”

长发气质美女海边率性唯美写真美照

坩埚挪动时刺耳的擦刮声、书籍被疯狂翻动的声音、把砝码放在天平上咣当咣当的声音、处理药材的声音……但是没有一个人说话,所有人都在与时间赛跑。

罗恩也翻开自己放在桌面上的破旧课本,第一页写着“此书属于拉维恩图格伍德”。

红发男巫接着警惕地向四周看了看,小心翻动着课本,只见课本上图图改改,每一页空白处跟印着药剂的地方一样,是黑乎乎的,做了许多的注释,甚至有些地方还划掉了书本上原本标明的药剂的几种成分,罗恩费力地从课本上那些涂写的各种文字中辨认出原有的操作指南。

但周围的动静又让罗恩抬起头来,声音的来源来源还是有些巫师在切瞌睡豆的时候遇到了麻烦:哈利一刀拍下去,瞌睡豆便弹跳出去;罗恩的室友西莫斐尼甘用手在台面上捕捉着跳来跳去的瞌睡豆;麦克米兰用刀戳着瞌睡豆,妄想着能够把瞌睡豆戳出汁来……罗恩低下头,一刀切下去,他的瞌睡豆弹跳开了,在操作台上滚动了几圈。

罗恩困惑地抬头张望,发现赫敏的药剂已经成了书上所说的加入瞌睡豆汁液后的那种淡雪青色。他又看了看参加了哈里斯集训班的一些巫师,发现迈克尔正在用银短刀的侧面挤压着瞌睡豆他们都采用的都并非是课本上所描述的原版方法。

红发男巫蓦地低下头,刚刚他也在自己课本纯血公主的注释上看到了同样的处理方法,他眯起眼,找到了印象中那笔记的位置,仔细辨认着纯血公主在书上的注释,只见她在瞌睡豆切片的位置另外写了一条说明:用银短刀的侧面挤压比切片更容易出汁。

罗恩干脆将自己的银短刀侧面放平,挤压瞌睡豆,果然,豆子立刻渗出了大量的汁液,罗恩赶紧把汁液滴入他的坩埚,惊喜地发现自己的药剂也立刻变成了书上所说的那种淡雪青色。

“哈利、哈利,你看。”罗恩用胳膊肘怼了下哈利。

“你是怎么做到的?”哈利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被瞌睡豆搞得焦头烂额的他将头发抓得乱七八糟的,看起来很是狼狈。

“你用碾的,别切。”罗恩指点道。

哈利毫不犹豫照着罗恩的方法去做,果然药剂也变成了淡雪青色。罗恩如获至宝信心倍增,拉维恩图格伍德一定是出身纯血家族的魔药精英,只有这些有家族传承的家伙才会懂得课本以外更高效的秘密技法集训班那些家伙肯定获得了哈里斯家族的教授才会懂得这些,想到这里,罗恩立刻捧起课本,仔细辨认着下面的内容,他已经打算完按照自己课本上那些注解来熬制魔药了。

在罗恩专心致志地按照着拉维恩图格伍德的注释继续熬制药剂的时候,西莫将刚刚切好的草根扔入了干锅,火光从他的坩埚中瞬间迸射,他的面颊一片黢黑,五官皱成了一团。麦克米兰的干锅里,突然跳出了一大团,如同果冻状的绿色凝胶状物体更让人恐惧的是这玩意似乎还是活的。

斯拉格霍恩在教室内巡视指导帮这些出了状况的小巫师们收拾残局,但他却意外地发现这次授课和以前不同。许多小巫师处理魔药的手法都和课本并不一致,像德拉科马尔福和潘西帕金森他们处理药材的方法不像一位才参加提高班的学生,而是像一位魔药大师,这些改变后的小技巧既熟练也很高效,他们都成功地让自己的药剂有条不紊地熬制着。

注意到赫敏格兰杰已经率先停止了处理魔药,她在水仙草根中加入艾草粉末后正在等待魔药熬制到相应火候,看了一眼她的坩埚判断此时和对方说话不会影响到她的进程,斯拉格霍恩走到了赫敏的身旁问道:“格兰杰小姐,请原谅我的好奇心,我想请问一下你和你的同学们是从哪里掌握得这些课本以外的熬制魔药知识和技艺。”

“斯拉格霍恩教授,艾伦哈里斯教授的集训班为足够优秀的巫师提供了这些珍贵的知识。”赫敏的背挺得更直了。

“了不起……我曾经听闻过哈里斯教授的一些对教育改革的理念……但没想到他已经开明到了这个地步。”斯拉格霍恩内心也不禁对艾伦有些佩服虽然实际上这些知识只针对集训班中被收纳进哈里斯家族内部的小巫师,显然斯拉格霍恩有些误会了。

“噢,不……”红发男巫惊惶的叫声和突然起来的气爆声吓了大家一跳,“我的魔药怎么不见了?“

罗恩面前坩埚里的魔药,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残留一缕绿烟在坩埚上方飘荡着。而他周围的直接闻到烟雾的小巫师都觉得精神异常振奋。

斯拉格霍恩绕过了赫敏的桌子走了过去,看了一眼罗恩坩埚内的残留物,又拿起了罗恩的课本翻了翻:“哦?拉维恩图格伍德?唔,塞克丽莎图格伍德的曾孙女,我记得她,在魔药上有些天赋,喜欢偷取其他人的私人技艺和擅自改动配方,但却不肯脚踏实地从来不愿加以验证……韦斯莱先生这次事出有因我不怪你,但下次请严格按照课本原文来进行操作,另外,接触到那股烟雾的人恐怕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是睡不着觉了……拉维恩的臆想改动让本该是强效安眠药变成了强力兴奋剂…”

“哈哈哈,红头发的韦斯莱加上不睡觉要长出来的黑眼圈,这是打算要模仿小熊猫吗?”德拉科闻言立马对遭罪的罗恩发出嘲笑,“以为自己是什么故事里的男主角?轻而易举就发现什么秘密知识吗?”

斯拉格霍恩扭头看了一眼德拉科就让他闭了嘴虽然他刚才的表情也有些幸灾乐祸。接着,斯拉格霍恩借着这个机会对着其他人问道:“有谁知道塞克丽莎图格伍德是谁吗?”

“塞克丽莎图格伍德出生于1874年,发明了许多美容药剂,也是首个使用这类魔药的女巫。塞克丽莎同时还发现了巴波块茎脓水治疗丘疹的功效。她逝于1966年,享年92岁。她的墓碑上写着这样一行文字:‘感谢塞克丽莎图格伍德,她让世界成为更美丽的地方。’为了纪念塞克丽莎的成就,她登上了巧克力虫圭……”潘西这回倒是抢在赫敏之前开了口,但话还没说完就被再次突如其来的气爆声给打断了。

只见和罗恩刚才制造的一模一样的绿烟覆盖正在听取潘西答案的魔药课教授,而哈利咳嗽几声后用喏喏的声音开始向自己的教授道歉:“抱歉……斯拉格霍恩教授,我忘记我的魔药也是跟着罗恩的方法做的了……”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