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app源代码

道理……似乎也是这个道理,可身为底特律市政府的一把手,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关注的其实并不是这个,而是税收。

工人一罢工,工厂就要停止运转,工厂停止运转,自然就可以不交税,就算ac汽车在美国四大汽车制造商当中敬陪末座,可也是底特律税收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停工,就意味着至少差不多10的税收没了,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怎么可能不着急?也因此,他不得不绞尽脑汁的帮工会方面找理由……

“这个……您说的当然有道理,可工会提出这么过分的条件,或许也有可能是打算和您讨价还价?”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拼命的搅动着脑汁:“也许他们的目标只是涨薪5,或者10?先生,您就跟他们谈谈吧……”

“no!”陈耕好不迟疑的拒绝了阿历克斯·古德里奇的要求。

“……”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顿感无力:我这是得罪了哪路神灵了,让我遇到了一个这么油盐不进的家伙?嗯,偏偏这个家伙还是自己的金主……

可没办法,为了税收考虑,他必须再想办法,只好再苦苦劝道:“先生,这么僵持下去对您也没有好处不是?没停工一天,您要损失多少钱……”

听到阿历克斯·古德里奇这番话,陈耕直接就笑了:“别说停工的这点损失了,就算ac倒闭了又怎么样?我还有‘魔爪’,还有盖瑞特2000,还有遍及美主要大城市的几十个计算机大卖场,还有整个二手车和汽车维修业务,还有银行,我照样是个亿万富翁。

就算这些所有的产业都没有了,我开个汽车设计公司,一样不愁生意,一年赚个几百上千万轻轻松松,所以……你觉得我会特别在乎ac的死活?”

ac死了就死了,反正就算没有ac,老子照样逍遥快活,大不了我把ac卖掉,还能赚一笔。既然如此……”

说到这里,陈耕哼了一声:“老子管他们死不死!”

“……”

花样少女海边条纹比基尼充满青春诱惑气息

准备了一肚子话准备说服陈耕的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此刻被陈耕噎的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是啊,陈耕都把话说道这个份上了,他还能说什么?

人家、不在乎啊,有没有ac,人家一样活的滋润,既然如此,人家为什么要受那些该死的工人、该死的工会的鸟气?

有钱难买老子开心!

他近乎绝望的问了一句:“那……如果工会组织工人们罢工,您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陈耕说道:“他们愿意罢工就罢工呗,罢工是法律赋予他们的权利,我能怎么办?”

………………………………

工会的代表可一直都在市政府等着呢。

说实话,他们其实也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头儿会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就像是刚刚陈耕说的那样,如果工会要求给工人们增薪5、10甚至是20,他们都能理解,这也是工会要求资本家给工人增薪的常规操作模式,可大乔治先生的要求……说的难听点儿,根本就是奔着谈崩去的。

这段时间来他们也不是没有在私底下商议过这件事,大家都有些无法理解大乔治为什么会提出这么离谱的增薪要求,可不理解归不理解,多年来大乔治对工会的控制以及他的黑社会背景,都让大家习惯了对大乔治言听计从……以前也有敢不对大乔治言听计从的,可看看那些家伙的倒霉下场吧。

好不容易等到阿历克斯·古德里奇回来了,脑中不停胡思乱想的工会代表急忙迎上来:“尊敬的市长阁下,请问费尔南德斯先生怎么说?”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先抬眼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叹了口气:“你觉得费尔南德斯先生会答应这样离谱的条件?看看你们提出的条件吧,你们真的是奔着谈成去的?”

“呃……这个……”工会代表一窒,讪讪的道:“虽然我们的条件是有一点点的过分,但是谈判么,条件都是可以谈的……”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打断他的话:“但是你们老板被你们的要求给气着了,他不打算跟你们谈。”

“……”

面对市长阁下转述的自家老板的这个清奇无比的回答,准备一肚子话的工会代表,别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尼玛,还能这样?!

无奈之下,他只能将自家最大的杀器祭出来:“阿历克斯先生,您难道没告诉费尔南德斯先生,如果我们罢工,他们的损失会很大?”

果然是这样啊。

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将陈耕的原话转述了一遍:“你们老板说,别说你们罢工给公司造成的损失了,就算ac因此而倒闭了他也不会在乎,ac倒闭了他还有‘魔爪’、还有盖瑞特2000、还有遍及美主要大城市的几十个计算机大卖场、还有整个二手车买卖、汽车维修和拆解业务、还有飞机拆解业务,还有联合信用银行,没了ac他照样是个亿万富翁。

哪怕这些所有的产业都没有了,他开个汽车设计公司一样不愁生意,一年赚个几百上千万轻轻松松。”

说完,阿历克斯·古德里奇感觉自己似乎忘了点什么,努力想了想,总算是想了起来:“嗯,他还说,到时候大不了把ac卖掉,也能卖个上亿乃至数亿美元,拿着这么多钱做投资也不错,也好过被你们给气死。

倒是你们,如果ac倒闭了,不知道工会给你们发的补助能够你们撑几个月?到时候这么多失业工人一起去找工作,不知道能不能找的到?”

“……”

工会代表愣住了。

一直以来,他、包括工会的所有成员们,其实都有一种蜜汁自信,就是资本家、尤其是汽车行业的资本家,其实是最不想看到工人罢工的,因为只要工人一罢工,资本家就每时每刻都在亏钱,哪怕是ac这种年产能还不足100万辆的中等规模的汽车制造商,工人们罢工一周,资本家的损失也要超过2000万美元。

所以除非是让资本家伤筋动骨的要求,否则只要工会代表工人提出了增薪的要求在资本家的承受范围之内,他们都会同意。

可大家都选择性的忘记了一点,就是费尔南德斯先生并不是靠ac吃饭的,甚至一直以来,费尔南德斯先生一直在拿自己的钱补贴ac,没了ac,费尔南德斯先生还有大把的其他产业,听说在过去的两个月里,盖瑞特2000就为费尔南德斯赚到了几亿美元的纯利润哩,与盖瑞特2000相比,ac才刚刚实现扭亏为盈……

意识到这一点,工会代表的脸色一下子变的煞白:或许真的像是阿历克斯·古德里奇说的那样,真把费尔南德斯先生给惹火了,他直接不玩了也不是没可能,可如果费尔南德斯先生不玩了,自己这些靠着ac吃饭的人又改怎么办?

想到几万工人不得不同时出去找工作的场面,他忽然不寒而栗,以后总叫做“后悔”和“这次搬起石头却有可能砸到自己的脚”的感觉,第一次从他心底里冒出来。

希望……大乔治先生会慎重考虑这次的罢工吧。

…………………………

“boss……”

斯坦森一脸愧疚的站在陈耕面前,欲言又止。

看着斯坦森的样子,陈耕就猜了个大差不离:“没查出什么?”

“是,”斯坦森的脑袋垂的更厉害了:“我们调查到工会这次提出的条件都是大乔治亲自拟定的,但他为什么会提出这么离谱的条件,我们没查清楚。”

斯坦森很愧疚,感觉自己愧对了老板一直以来对自己的信任。

可陈耕却是笑了:“正常。”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所以除非是让资本家伤筋动骨的要求,否则只要工会代表工人提出了增薪的要求在资本家的承受范围之内,他们都会同意。

可大家都选择性的忘记了一点,就是费尔南德斯先生并不是靠ac吃饭的,甚至一直以来,费尔南德斯先生一直在拿自己的钱补贴ac,没了ac,费尔南德斯先生还有大把的其他产业,听说在过去的两个月里,盖瑞特2000就为费尔南德斯赚到了几亿美元的纯利润哩,与盖瑞特2000相比,ac才刚刚实现扭亏为盈……

意识到这一点,工会代表的脸色一下子变的煞白:或许真的像是阿历克斯·古德里奇说的那样,真把费尔南德斯先生给惹火了,他直接不玩了也不是没可能,可如果费尔南德斯先生不玩了,自己这些靠着ac吃饭的人又改怎么办?

想到几万工人不得不同时出去找工作的场面,他忽然不寒而栗,以后总叫做“后悔”和“这次搬起石头却有可能砸到自己的脚”的感觉,第一次从他心底里冒出来。

希望……大乔治先生会慎重考虑这次的罢工吧。

…………………………

“boss……”

斯坦森一脸愧疚的站在陈耕面前,欲言又止。

看着斯坦森的样子,陈耕就猜了个大差不离:“没查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