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色板app免费

“鱼蛋强!鱼蛋强!你又躲在这里看漫画了?作业做好了没有!刚才你们班主任打电话给我,说你又和同学打架!活腻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我们供你上学多辛苦!”

“别喊我鱼蛋强!我叫做王小虎!是龙虎门的大当家!我打你这个老妖婆!”

“我呸!!你这小混蛋,作死是不是!!你老爸是个死没出息的卖鱼蛋的!你这小混蛋不叫鱼蛋强叫什么!敢跟老娘我犟?翅膀硬了是不是!我打死你这个小混蛋!让你不喊我妈!”

“你不是我妈!你不是我妈!我妈早就死了!你这个坏婆娘……放开我!放开我!!哎呀——!”

……

“又和你妈吵架了?让我看看,打到什么地方了?还痛不痛?别不说话,我是趁着你妈洗澡才过来看你的,马上得回去……这有些吃的,赶紧吃了吧,饿了一个晚上了吧?”

“不用你管我,你走开……你这个骗子!我妈才走没多久,你就找了一个恶婆娘来打我!你走!你走!”

“唉……你记得吃东西。”

嘭——!

“不要你的臭鱼蛋!你这个死卖鱼蛋的,没出息!!”

……

“小混蛋,这是给你的,以后我们半毛钱关系没有!别说老娘我不近人情……老娘嫁给你家的这个老混蛋这么久,天天陪他睡觉,拿这些大头也是应份的!你要是不爽告上法庭去,老娘一样的占理!你别给脸不要脸!”

夏日天 晴

“婊子……我爸还躺在殡仪馆!你就着急着跟男人跑,你真不怕他头七回来找你!”

“死开!这老混蛋真敢来,老娘一巴掌抽过去!或者是个窝囊,死了连坟地也买不起!”

“你……”

“你敢动手?你敢就来啊!小混蛋!”

……

“我就是个没用的东西……我连那个婊子都没打过,你要取笑我是不是?”

棺材中男人脸色如常,像是睡着了的人……穿着初中校服的他靠在一旁,烧着的不是溪钱,而是一本本的漫画说。

他记得棺材里面的那个男人小时候就喜欢带着自己看这些快意恩仇的漫画。

男人说:你要学会坚强。

男人说: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要帮助弱小。

男人说:别人看不起你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看不起自己,要想这里头的王小虎一样,记得这里面的三条训示吗?

他撕到了这一页,动作停了下来……跪在了火盆面前的他带着一点点抽噎的声音念道:“不可背信弃义,不可为非作歹,不可嫖赌饮吹……都是放屁!杀人放火金腰带,才能变强!我不要做鱼蛋强,我要做最强大的那个!!”

火盆的火焰一下子大作,将一切都烧成了灰烬。

……

——“你高中还没有毕业……好歹也读个技学吧?技校都没有,我们很难请你的……要不,你去隔壁看看?”

——“经理,给个机会……我会很努力学习的!我什么都愿意做的!我不怕累的!”

——“走吧走吧,经济不好,我们请不起大爷。”

……

“阿花,你别走好不好,你真的别走!没有你我活不下去的……阿花,你留下来啊,我会对你更好的……你给我点时间,我会赚到钱的,我会赚到很多很多钱的!”

“给你时间……谁给我时间?阿强,我等不起……对不起,女人的青春真的有限的。能你以后赚到钱了,找个年轻漂亮的,忘了我吧。”

“阿花……别走啊,阿花!阿花!”

他追在公路上,一边哭着呼喊着,一片拍打着渐渐追不上去的轿车的车窗……里面的女人,只是别过了脸去。

最后他力气用尽,无力地躺在大雨下的公路上。

……

——“嘿,鱼蛋强,来十块钱鱼蛋……找遍了别的地方,还是你这档口的鱼蛋最好吃啊!”

——“那是,这用的是祖传的秘方,你找遍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家!”

——“哈哈,那是!那强哥,祝你生意红红火火,越来越好!”

——“谢谢啊……谢谢、”

……老头子,我回来这里卖鱼蛋了,和你一样,是不是很没有用?不过,手艺好像没有生疏。

……

——“鱼蛋强,你又把那颗最大的鱼蛋藏什么地方去了?我今日要是找不出来,我就不给钱白吃了!”

——“小圣哥,你就放过我吧……我这小本生意啊,那里有最大的鱼蛋啊,我都说没有了……您别找了行不行,你都把我这一锅的鱼蛋搅烂了!”

——“啊哈,找到了!你还说没有……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混账东西!”

——“给点面子行不行,小圣哥……别那么大声,还有别的客人啊!”

——“你不是凑不要脸的嘛,怕啥?啊哈,小圣哥告诉你,不要脸的人才活得长久,像你这样就能活得很久,老狗一样赖着。”

——“小圣哥……”

——“这鱼蛋是越来越好吃了,这人是越来越不行!啊哈,我喜欢你越来越臭不要脸,最好一直在这里卖鱼蛋,别的档口我吃不高兴哈……来来来,今天高兴,给你小费!”

——“谢谢小圣哥,谢谢小圣哥。”

——“真像条老狗,啊哈。”

……对啊,真像是一条老狗,回来这里开档,开着开着就快要奔四的老狗。

……但是啊,人就是这样,没有机会,就是没有机会的,对吧?

……

好痛……身体像是被碾压成泥一样,痛得无法形容……就像是被禁锢在了一个黑暗的空间当中似的,鱼蛋强痛苦地爱好着。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怪物,身边也是其他巨大的怪物——这些怪物正在疯狂地撕咬着自己。

他奋力去反抗,他撕咬着每一个咬着自己的怪物,他感觉每撕咬一个怪物之后,自己会变得更有力气,会变得更加的强大……可是面对的怪物实在太多,太多。

好像又回到了从前一样,不管怎么的努力,不管怎样的拼搏,最后该失败的还是会失败……那些草根平民成功的例子比比皆是,但没有一个是可以复制的。

世界的人太多太多了……人口多到了爆炸,即便是幸存者偏差值这种东西,也被这个巨大的基数放到了不知道多少倍。

果然……我是主角,我能够翻盘,我会赢什么的,都只是幻觉——不管,不管你怎么的努力,资源早早就已经被上层的人给掐得死死。

放弃吧……放弃就好,死了一了百了,死了自然没有烦恼的吧……放弃。

鱼蛋强渐渐地闭上了眼睛,不愿意动了……动不了了……太累了。

人生太累了。

真的太累了。

“老豆,我是不是很没用……三十好几的人了……老豆,我真得很累了,我撑不下去了。我……”

……

……

永夜宫的斗兽场内,冰雪区域当中,大哲手执着湛卢剑,停了下来——一剑将匈奴王阿提拉的两大分身直接斩杀,将匈奴王劈落之后,他就没有继续追击了。

此时大哲皱着眉头,看着那扬起的羊皮卷,看着一动不动的牛头甲虫虚空元魔,渐渐地有种不详的感觉……羊皮卷上,并没有出现达成交易的印记。

大哲这也是第一次学做这种交易的生意……从前倒不是没有接触过,当初黑魂十八号就曾经带着他做过一次,只是当时大哲都是一直旁观。

他说不准是因为交易还需要一些时间,还是说鱼蛋强最终没有选择这项交易……又或者,鱼蛋强想要的东西以及他能够付出的东西完全不对等,所以才无法触犯这份洛老板给他的一次***契约书。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这头牛头甲虫的虚空元魔,不仅仅双眼闭合,就连四肢也渐渐无力……它一点点地跪倒了在地上,最终整个人都趴了下来。

四周的虚空元魔,此时不断地蜂拥而上,不停地撕咬着它身上的血肉……触目惊醒。

大哲张了张口,看着眼前这一幕,最终叹了口气:“鱼蛋强…强哥,就只能道这里了吗……你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了啊……”

大哲摇了摇头,其实他一开始也明白,鱼蛋强已经变成了现在的模样,失去了理智,哪怕好保持了自己的灵魂……可是在理智丧失的情况之下,他又怎能清晰地表达自己想要做些什么——毕竟这只是一次性的交易契约,并不是洛老板亲自到来,可以灵活而自由地进行交易的选择。

“哈哈哈哈!看来你是白费心机了!”

就在此时,铺天盖地般的狂笑声自四周响起。

大哲皱眉转身,只见下方一道身影急速地飞射而来,赫然是才不久前被他劈落去的匈奴王阿提拉——此时的阿提拉身上伤势似乎已经复原,除了衣服破烂了一些之后,整个儿看起来并无大碍。

“你可真命大。”大哲轻哼了一声……再看那牛头甲虫虚空元魔的时候,目光多了一丝的无奈。

匈奴王阿提拉此时嗤之以鼻,“本王弑神之后,拥有十具化身……你那一击虽然厉害,当想要杀死本王,时间还早着!”

大哲摇摇头:“还真是不公平啊……像你这样的家伙,居然活得比鱼蛋强好。”

匈奴王闻言不禁大笑……他嘲笑说道:“我说你怎么也是从下界晋升上来的强者……公平还是不公平的道理居然还看不透彻吗?哪怕本王碌碌无为,可本王出身高贵,诞生以来就拥有旁人一本子努力也无法达到的成就,那又如何——这些都是本王的命数!再说,本王要真没有本事,怎能有如今的成就……怎么?普通人的努力就显得珍贵,天之骄子的努力在你看来就天生的一文不值?”

大哲掏了掏耳朵道:“对不起啊……我本来就是草根,我从前就很仇富,我现在就要双标你,你来咬我啊!”

匈奴王阿提拉此时顿时脸色一僵……不了脸的他不是没有见过,超脱者里面就有不少是臭不要脸的——可是像大哲这种直接说出来的,愣是没有一个。

匈奴王深呼吸了一口气,却忽然摇摇头……他看了一眼倒在了地上,被那些虚空元魔撕咬了几乎小半身体的牛头甲虫怪物,忽然笑了笑道:“我本来想看看,这垃圾吃了元祖的脑髓之后,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但看来,垃圾果然是垃圾,就算给了机会也做不到一飞冲天。”

大哲目光微微眯了起来……他没有说话,只是将湛卢剑斜斜提起。

匈奴王轻笑了一声,摇摇头道:“新人,我承认你的实力……不过,我并不认为我们之间需要死斗。你看,这个垃圾也就这样了,既然已成定局的事情,我们又何必死揪着不妨?作为晋升夹缝的强者,你应该明白,强者与强者之间,没有解不开的仇恨。我们的终极目标,都是解开夹缝的秘密,前往【原初】……何必要在这里为难自己?”

“对不起,我很记仇的。”大哲冷言冷语。

匈奴王冷哼一声,“给脸不要脸……区区一个新人,真以为得到了【伏羲王座】的赏识就无法无天了?今日本王就叫你知道,就算你在原本的子世界叱咤风云,来到这里你也得给本王乖乖地盘着!”

大哲不打算继续和对方打嘴炮了,手中湛卢剑此时一摆……体内的异体之源开始疯狂地鼓动起来——他现在还是拟人化的身体,大部分的力量还潜藏着。

湛卢剑拥有俱乐部的标记,他需要以黑魂之躯,才能真正地将力量发挥到极限!

与此同时,匈奴王阿提拉也被激起了凶性来……只见他的身后,此时直接浮动了十个巨大的漩涡——漩涡当中,各有不同的影子存在。

“不怕告诉你……本王用血祭所污染的神的名字!”匈奴王此时大手一张:“波斯的军神!”

大哲冷笑一声,一举剑,湛卢剑光射向了天际——他甚至都没有心情等这匈奴王出招了,打架还要报招数名字,智障!

但就在此时,大哲却冷不丁手抖了抖……

“第一条:不可背信弃义……”

是鱼蛋强的声音……地上,它动了,声音回荡在这冰谷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