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郑旭跟琳达一直婉拒,顾漠仍然坚持让郑旭签下股份转让书。

“顾总,你有没有想过以咱们公司发展的速度,几年之后,这些股份可以换一屋子的钱了。”琳达夸张地笑问。

“那你们帮我赚的不是更多?”顾漠坦然地笑道,一点也不为自己送出去的股份而感觉可惜。他笑着拍了拍郑旭的肩膀,笑着说道:“我用一屋子人民币换来的可能是十屋子的美钞。”

“我一定不会辜负顾总对我的信任。”郑旭郑重地发誓。

顾漠一直是个很好的领导。

能让他死忠于他不只是因为他大方,还因为他英明睿智,目光总是看得很远。

“对了,郑旭,我打算年后开辟一项新产品。”顾漠拉着郑旭到一旁,低声说道。

“什么产品?”郑旭纳闷儿地看着顾漠。他有什么公事需要背着琳达?

“那个……是避孕T。我觉得国内的产品在材质上与感受上都与外国产品差了一个级别。如果我们开发出一种超薄、安而又感受极佳的避孕T,应该以低廉的价格迅速占领市场。国人从此再也不用买岛国的产品。”

郑旭尴尬地红着脸,赞同地说道:“这个主意是不错。只是有些难度。”

“我知道。有难度才能带来丰厚的回报。”顾漠信任地拍了下郑旭的肩膀,“研发人员你来招募。我无条件支持。对了。产品研究出来,你跟琳达可以当试验者。”

“好。”郑旭点了一下头。

纯白美人鱼被搁浅在石头上

肖染看到郑旭的脸红了,便好奇地低声问琳达:“顾漠他们在讨论什么?”

“不清楚。应该是公事吧。”以琳达对顾漠的了解,他能跟郑旭私聊的事应该是涉及商业机密的公事。可是她也有些疑惑,为什么郑旭的脸红了。

“男人到一起除了公事就没别的可谈。”肖染撇了撇小嘴。

“你不要吃醋。男人在外面挣了钱才好养我们。”琳达笑着捏了捏肖染的脸颊。

“我没吃醋,我是怕顾漠累倒。他又不是铁打的,这两天折腾够了,结果一看到郑旭就又开始谈工作。”肖染心疼地说道。

“他向来如此。公司初创的时候,他曾经三天三夜没合眼,后来还昏倒在车间。那段时候才是他最艰难的时候。身心俱疲……”琳达突然改口,笑着说道,“不过要不是那时候玩命,也挣不来这亿万家财不是?”

那段时间的顾漠像个陀螺,不停旋转,因为他必须靠拼命工作才能忘记蒋依然的死。

也就是因为顾漠那拼命三郎的闯劲,才让他成功地创下一片产业,成为A市乃至国知名企业。

“谢谢这一路有你跟郑旭的陪伴。”肖染非常诚恳地握紧琳达的手。

顾漠说过,郑旭跟琳达是他的左右手,缺一不可。

“应该说我们得到的与我们的付出成正比。顾总从来不吝啬奖赏员工。”琳达欣赏地看着顾漠。现在对顾漠,她只剩下欣赏跟崇敬。那份暗恋在与郑旭交往后便消失了。她觉得自己慧剑斩情丝斩得非常对。郑旭是一个非常棒的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