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奕有些奇怪,“还现学啊,我也会钢琴,要不然我教你?”

   君瓷干净淡漠的目光看向他。

   姜奕觉得自己仿佛受到了质疑,顿时有些不服气的挺了挺胸膛:“看什么看,我不是世界级的好歹也是钢琴十级,还拿过国比赛第一名,教你还不行啊?”

   身为世家少爷,他虽然看起来纨绔,但很多基本的本事还是要学着。

   钢琴这种对于上流社会来说是一种装逼必会的才艺,姜奕当然会。

   “可以啊。”

   有个人免费教自己,怎么不乐意?

   说着,两个人就移步到了书房里面。

   说是书房,现在也该说是琴房,除了那架钢琴最显眼,其余几个书架都像是故意凑个数而已。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正中央的钢琴最显眼。

   看见姜奕和君瓷进了琴房里面,狗子钢琴连大骨头也不吃了,蹭的一下蹿过去,跟着两个人一起进去。

   这几天君瓷都有再练习,对于钢琴她现在只是在练习基本功,姜奕一进来就开始给她科普关于钢琴更高一级的知识:“你这个钢琴不错,但也是基本款,现在市面上最好的钢琴应该是英国拉菲斯产的,不过拉菲斯的钢琴对于琴房也有很大的要求,基本上是世界级舞台才能发挥这种钢琴的音质价值……”

   武大女神级校花清纯美丽写真大全

   还没说完,君瓷不乐意听了:“我目标还没远大到这个地步去。”

   啰嗦。

   姜奕:“……”

   他也不说了:“行,那你现在学到那种程度了?”

   君瓷坐下来,在钢琴键上胡乱按了几下:“还行,认识琴键了。”

   姜奕:“……”

   向来傲气的大少爷现在也无比的耐心,他听了君瓷的话以后坐在了君瓷的旁边,因为距离挨得太近,君瓷稍微一侧头呼吸里就蕴含着属于姜奕的气息,虽然味道好闻,但君瓷觉得身都不得劲。

   她不习惯有人如此接近自己。

   主要是来源于天生的紧迫感。

   而姜奕并没有她这样的感觉,没有所觉的说着关于表演的事:“你现在才刚开始学,时间太紧迫了,先教你弹几首稍微有难度的曲子吧,会谈了以后学起来要容易的多……”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眸也看向了琴键,手指尖也放上了琴键。

   他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一边说话的时候,手指就在琴键上灵活优雅的跳动了起来。

   令人舒缓安稳的音乐自音符键上倾泻而出,和最近君瓷弹奏的曲子不同,感觉令人极其放松。

   原本紧绷的身体似乎在这样的音乐下都开始松懈下来。

   在昏暗柔和的灯光下,弹奏着钢琴的男生俊美无暇,身上似乎笼罩着一层朦胧的圣光,让他看起来无比接近于童话里的王子。

   这样对于颜狗来说是盛世美景的场景,并没有引起君瓷太多的注意力。

   因为,她有些困了。

   在她眼皮都开始半眯着之际,音乐停了下来,旁边有极其得意的声音:“困了吧?我弹的催眠曲!”

   君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