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怕影响到外公养病,所以顾漠没待多会儿便要告别离开。

   “外公,您好好养病。我们明天再来看您。”顾漠恭敬地说道。

   “嗯。带她回去好好休息。这两天折腾坏了。”霍查布心疼地看了眼肖染。她的脸上有着明显的黑眼圈,一看就知道是睡眠不足。他让这孩子担心了。

   “顾漠,我还想陪着外公。”肖染依依不舍地说道。

   “外公不用你陪。这里医生护士一大堆,你放心跟顾漠回酒店休息。有事儿外公会叫护士给你们打电话。”霍查布看到肖染舍不得离开,便绷起脸说道,“听话!别让外公着急!”

   “那我们走了。有事儿一定记得打电话。”肖染不放心地叮嘱着老人。

   虽然她跟外公相认只有一天的时间,可是那份亲情越浓烈得仿佛相识十几年。

   想起与自己同样有血缘的肖洛,她就感慨颇深。

   看来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不是按照相处的时间来决定。

   爱是由心里发出的。

   走出ICU,肖染仍然不放心地问着顾漠:“顾漠,你说外公真的不会有事吗?我怕明天醒来就接到外公过世的消息。”

   顾漠用力搂了搂肖染的肩膀:“不用太担心。我们昨天带来的药是美国最新研制成功的抗癌药。之后的化疗应该能抑制癌细胞的繁殖。外公所有用药都是目前国际上最好的。当然我不能保证他能活很多年,毕竟是胃癌晚期。”

   你好是你的甜美

   “我明白。”肖染倚在顾漠胸前,黯然地说道。

   “开心一点!至少我们把外公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顾漠低头亲了亲肖染的脸颊,那低沉的声音奇迹般地抚平肖染的心。

   “你说的对!不论如何,外公还活着,没有死。”肖染抬起头,笑着朝顾漠说道。

   肖鹏程听到女儿说话,就从长椅上坐起来。他揉了揉双眼,担忧地问道:“心肝宝贝,你们刚去看外公了?他情况怎么样?”

   “外公醒了。术后仍然很虚弱,但是心情挺好,眼神也很亮。”肖染赶紧回答。

   “你是外公的良药。他看到你就开心。”肖鹏程欣慰地笑道。当在公司看到卓伦布库的时候,他就意识到岳父出事了,而且情况还很严重。所以当卓伦布库说明来意后,他立刻毫不犹豫地决定带着肖染回来。他知道岳父见到肖染会很高兴。

   “我不是成灵丹妙药了?包治百病。”肖染调皮地笑道。

   “差不多。你也是爸的开心果。”肖鹏程宠溺地笑道。

   肖染坐过去,撒娇地挽住爸爸的胳膊,俏皮地说道:“我突然发现自己责任重大!我一定得长命百岁,让你们开心一辈子。”

   “要记得还有我!”顾漠居高临下地看着肖染,目光里溺着柔柔的波。

   “怎么能忘记你?你刚刚不是还在外公面前跟我发誓,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日死?”肖染认真地说道。

   顾漠摸了摸鼻子,讷讷地自问:“我有说吗?”

   “难道你话里的意思不是这样?”肖染霸气地反问。

   顾漠伸出大掌,用力揉了揉肖染的发顶:“聪明的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