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起澜明明知道她就是苏红杏,也知道她一人分饰牟牟和棉棉两个角色,却不拆穿她,这让她心生警惕。

无论叶起澜想玩什么把戏,当务之急,她要成为名花有主的女人,而莫离是最恰当的人选。

刚才的小小试探,她已经很确定叶起澜并没有得什么失忆症,而且叶起澜也知道她是谁。

这就意味着,她和叶起澜的战争已经悄悄在打响。

“呦,你这还害羞啊。有男朋友是好事,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小菲的话,再让车内的温度降了几度。

哪怕是再后知后觉,小菲也发现车内的气氛很压抑,让人透不过气来,当下也不敢再说话,就怕惹叶起澜不快。

只是在表面上,叶起澜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妥。

待到达工地,小菲跟在叶起澜和苏红杏的身后,暗自腹诽。

刚才一下车,叶起澜突然像变戏法一样,找来一顶遮阳帽给丑八怪女人戴上。

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叶起澜会对姓牟的女人这么呵护备至。

前面就是施工地了,有两个工人正在搬运石头。

叶起澜眸光微闪,突然说道:“小菲,这里人手不够,你去帮忙吧。”

初夏活力小美女表情搞怪可爱写真

小菲傻了:“叶先生,我不明白……”

“实践出真知,你不需要实地考察一番吗?”叶起澜打断小匪的话:“还是说,你们公司养的都是绣花枕头?”

小菲在叶起澜的逼视下,心一颤。

她看了看自己的洋装,以及高跟鞋,就算再不甘愿,也只能去做搬运工。

是的,就是搬运工,她堂堂首席设计师,竟沦落成搬运工,而那只丑八怪却被叶起澜亲自伺候。

莫说小菲看不下去,苏红杏自己也是如坐针毡。

她不明白叶起澜这唱的哪一出。

才来到施工地,叶起澜就带她上了一辆豪华电瓶车。车上除了开车的司机,就只有她和叶起澜。她跟前摆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有零食、水果以及饮料。但凡她叫得出名字的,都有。

叶起澜更是在一旁亲自伺候她,她看了就闹心。

她也不是傻子,突然就看明白了,叶起澜并没有要藏着掖着,现下这样,摆明了就是告诉她,他对她有企图。

只是他不说出口,她也就继续装傻扮懵。

总之,他要演,她就陪演,估且看看他能装到几时。

“你可以给这条酒吧街取个名字。”叶起澜看向苏红杏。

苏红杏假装没听见。

这是他的事业,跟她有什么关系?她现在怀疑艾斯之所以被选上,也是因为叶起澜假公济私。

“要不就叫——十里杏林,怎样?”叶起澜淡声又道。

苏红杏转眸看向他,却正对上他的喉结。因为他的衬衣领口开得有点大,露出他线条分明的胸前风光,在阳光下透着光泽,性感而撩人。

她心里低咒一声,迅速别开视线。

叶起澜这是在对她使用美男计吗?

她猛往嘴里塞了几瓣山竹,她要下火。

叶起澜见她吃得满嘴都是果汁,拿起纸巾帮她擦拭。她想避开,他的手却如影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