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香,谷香是你吗?

我不是做梦吧,我不是在做梦吧……”

见到丛雨凡活生生的躺在自己面前,耳边是她熟悉的声音,袁谷香激动得几乎喜极而泣的攥紧丛雨凡的双手,

流着泪高兴的回道,

“雨凡,是我,我是谷香。

我好高兴,看到你真的好高兴,现在我也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

雨凡,我真的没有想到能够再次见到你。”

说完后,袁谷香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直掉。

见袁谷香哭得一脸的难过,丛雨凡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她连忙一手撑着床,试图让自己坐起身子,

知道丛雨凡是想坐起来,袁谷香流着泪扶着她坐了起来。

“谷香,别哭了,你看我不是还好好的吗?”

见袁谷香哭得这么难过,丛雨凡忍不住抬手探过她的脸,试图将她的眼泪擦掉。

锥子脸大眼睛美女

然而见丛雨凡这么说,袁谷香的心底更是感动得难过,

她的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直掉,心底既是欢喜又是忧伤的回道,

“雨凡,我差点以为你死了。

你知道吗?在四年前,医生说你死了我有多难过,要不是那晚我没有去找你,也许你就不会出事。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袁谷香难过愧疚的忏悔着,如今即使是过了这么久,她也一直都是活在自责之中,

现在亲眼见到了丛雨凡还活着,她心底那沉重的担子总算是轻了许多,也好受了许多。

听到袁谷香的话,丛雨凡的心底也不禁难过不已,

她流着泪抱着袁谷香,哽咽着说道,

“谷香,这不怪你,真的不怪你……”

见袁谷香这么难过,丛雨凡不禁想起当初简一翰为了救自己而丧生的事情,

这件事,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跟袁谷香说起,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勇气去提起。

她一直都害怕见到袁谷香,害怕提及简一翰的事情,

然而,当她真的见到了袁谷香,才知道自己的心底一直有多想她。

“不,雨凡都怪我,都怪我才对。

当初我要是早点去找你,你就不会在去医院的路上出事,你就不会发生意外,

我也不会差点以为你死了……”

袁谷香只要一想到过去,就难受得自责不已。

见袁谷香这般愧疚自责的模样,丛雨凡的眼泪更是忍不住簌簌的落下,

她难受的摇着头,继而开口道,

“不,真的不关你的事,谷香,你别这么自责好吗?

你越是这么说,我的心底越是难过,当初都是因为我,所以简一翰才会……才会……”

说到这里,丛雨凡便再也说不下去,

那件事一回忆起来,她的心就如同刀绞一般的难受,

她说不出口,那件事,在她心底就像是一道深深的殇,一旦划过之后,没有人能够给她拭去,

永远,永远都让她自责,愧疚,很难过。

在听到袁谷香的话,丛雨凡的心底比她更是难受,她不想让袁谷香独自承担这责任,

这真的不关她的事。

见丛雨凡哭得这么难过,袁谷香拼命的忍着眼泪,

她抬手抹着丛雨凡的眼泪,继而安慰道,

“好了,雨凡,我们不想那么多了,不想那么多了好吗?

都已经过去了,……”

袁谷香知道丛雨凡在提起简一翰的时候也会很难过,

因此她并不想再多说关于简一翰的事情,怕触及两人心中哀痛的伤口。

现在丛雨凡才刚刚醒来,脸色还这么苍白,她不希望因此会影响到丛雨凡的病情。

说完后,袁谷香抹了把眼泪,随后扯了几张纸巾擦拭了丛雨凡的脸。

这时,病房门口被突然推开,

来查房的护士捧着一份文件走了进来,一同进来的,还有她身后的两个护士。

当三名护士走进来后,其中一个领首的护士上前来检查了她的情况,

见袁谷香坐在丛雨凡的床边,那护士客气的开口道,

“小姐,丛小姐现在还需要多休息一会,不适合探班。

您要是想看望的话,我建议您晚上再来看望。”

听到护士的话,袁谷香有些诧异的站起了身子,

继而不舍的看向丛雨凡开口道,

“那好,雨凡,我晚些再过来看你。”

丛雨凡听到袁谷香的话后,微微点了点头。

待袁谷香走出病房后,

护士长注意到丛雨凡红着眼眶看似哭过的模样,

那护士长随之开口劝慰道,

“丛小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是有不舒服的地方,可要跟我们这些护士说一声,这样我才好让医生过来给你再检查一遍。”

听到护士长的话,丛雨凡微微摇头,

淡淡的回道,

“我没事,谢谢。”

听到丛雨凡这么说,护士长微微放心的点了点头,

继而她一边给拿着仪器给丛雨凡的心肺做了基本的检查,一边开口道,

“那好,您慢慢的躺下,

我们是来给你们做检查的,虽然没有多大的问题,

但还是需要仔细检查才好。”

听到护士长的话,丛雨凡不禁有些诧异的看向护士长问道,

“我们?这里除了我,还有别人吗?”

话音刚落,另一个护士正好绕过丛雨凡的病床,随即在相隔两米远的地方站住,

只听“撕”的一声,原本隔着两张床单的白窗帘被一个小护士给拉开,

一时间,房间里可以清楚的看到摆着两张病床。

而另一张病床上,躺着入睡的人,正是莫笙。

丛雨凡在听到声响后,视线也随之落在身侧的另一张床单上,

只是眼前被护士长挡着,她并不知道躺在隔壁那张床单上的人是谁。

听到丛雨凡这么问,护士长随之温和的回道,

“隔壁躺着的是莫先生,之前他一路陪着你送到了医院,看模样很是紧张你。”

听到护士长的话,丛雨凡的心底微微一惊,随后她连忙掀开被单就想从床上走下来,然不等她走下床,

护士长连忙拦住她的身子,继而询问道,

“哎,丛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是要去哪里?”

被护士长这么一拦住,丛雨凡不得不坐在床上,继而看向护士长焦急的问道,

“我想去看看他,

他,他有没有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