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兰斯这么静静拥了好一会儿,叶安安突然想到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不能就这样浪费,连忙推开兰斯环住自己腰身的手臂笑道:“我先去找个花瓶将这束玫瑰插起来,然后再用晚餐!”

她说到这里,正打算去寻找一个花瓶,梅朵却早已经细心地准备好了一个水晶花瓶:“叶小姐,这个花瓶可以用来放主人送给你的玫瑰!”

“梅朵,谢谢你这么细心!”叶安安看着这个水晶花瓶,只觉得这束玫瑰陪着水晶花瓶,一定格外漂亮!

就在她小心翼翼地将这束玫瑰放入花瓶中时,玫瑰上的小刺不小心划破了她的指尖,一滴血珠迅速从被划破的指尖冒了出来。

兰斯的呼吸突然一滞,强行扭过头去不看叶安安指尖上冒出的血珠,然而只是一滴小小的血珠,也能让他敏锐地闻到味道!

“玫瑰的刺果然扎手……”叶安安也不是第一次被玫瑰的刺扎破指尖,笑着调侃了一句,便低下头吸了一口指尖的血滴,却不知这个动作更加刺激兰斯。

兰斯几乎是迅速地来到她面前,抓过她的指尖,哑着嗓子低声说道:“让我看看!”

“只是很小的伤口而已……”叶安安还以为他在担心,不以为意地淡笑道,谁知他竟然低下头****着她被玫瑰花刺弄破的伤口。

她被他弄得有些痒,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想收回自己的手指,谁知他牢牢地扣住她的身子,不让她离开,嘴唇也没有离开过她的手指。

而叶安安这才发觉,这个时候的兰斯看上去有些古怪,虽然她看不清低着头的他神色如何,但是直觉告诉她,兰斯有些不对劲!

如果说上一次他发现她的手指被刀割破,是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那么这一次,他似乎对她的伤口格外感兴趣。

“兰斯,你怎么了……”叶安安心里有些莫名的惶惑,忍不住低低唤了他一声。

美女高腰牛仔不一样的清纯之美

她的一声低唤,犹如一阵惊雷,让他从短暂的迷失中回过神来,他深吸一口气,松开了她的指尖,对她淡笑着说道:“没什么,你的伤口已经好了,以后别再让自己受伤!”

叶安安低下头,果然看到那道被花刺扎到的小伤口果然愈合,不再冒出血珠,心里暗暗惊叹这一次伤口愈合的未免太神速。

惊叹归惊叹,她还是有些担心他刚才奇怪的反应,凑过去担心地问道:“兰斯,你没事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想要抚上他的额头。

兰斯猛然后退了两步,竟是避开了一小段距离,也避开了她伸过来的手。

叶安安的手一时僵在了半空,他明显的躲避,让她心里一阵惶惶不安。

她不知道他究竟为何变得这么古怪,明明刚才他们还亲密相拥,下一刻他就对她的触碰避之不及!

看到她失落的神色,兰斯便对自己刚才的一时迷失越发后悔,低叹了一声,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道:“一起去用晚餐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