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吧,我先回去了。”

捡起拐杖,商裳转身离开,宋易垣心一急,焦急的喊道:“等、等一下!我……”

商裳回头,疑惑的看着他。

宋易垣秀气的脸憋的红红的,碎掉的镜片下的眼睛却坚定毅然,他正声道:“如果那个夜煜欺负你,你不用怕,强权战胜不了正义的!就算他是投资商,制片人,但是你也用不着委屈自己,让那种色男人占了你的便宜去!你……你别怕,我会站在你这边的,我们可以去商业协会举报他,我我我也可以在网上发帖子,声讨他,你不用害怕的。”

时间静止般的寂静。

“噗嗤。”

突然,一声轻笑响起。

清脆悦耳的笑声在女孩嘴里漫出,女孩开始轻声的笑,后来憋不住了放声朗笑起来,捂着笑疼的肚子停不下来。

哈哈哈……夜煜如果知道了自己被误会成潜规则女艺人的色男人,他会是什么反应?

那张倨傲冷漠的脸,一定会变成鹅肝色,肯定会想杀了造谣的人的。

哈哈哈……

“你……你真是……太可爱了。”

夏日游乐场吹泡泡女生

商裳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可……可爱?”

宋易垣不明所以的挠挠头,第一次有人说他可爱,大家都说他古板,要么就说他闷骚,有些女艺人无聊的时候还会故意说黄段子逗他,但是从没有人说过他可爱。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给商裳留下这个印象了。

“放心吧。”商裳敛了笑容,脸上恢复了素来的明艳,眉梢轻挑,“他还占不了我的便宜去,要占也该是我占他的。”

后面那句话,是商裳的玩笑话。没想到宋易垣听后脸色一变,板起脸,严肃的“教育”她:“这、这样不好!”

“噗呲……”

商裳又忍不住想笑。

这个男人真是太可爱,一看就没有经历过太多残酷的现实,活的这么单纯真好啊。

商裳的眼中闪过一抹羡艳,她摆了摆手,转身向住的方向走去,精灵般好听的声音夹杂在晚风里吹来:“放心吧!”

宋易垣怔忡的看着她走远,久久没有收回视线。

腿受伤真的各项都不方便,连回酒店短短十几分钟的路程,她慢悠悠的走了近半个小时,路过服装间的时候,商裳听到有鬼鬼祟祟的说话声传来:

“这就是她的戏服?快快!把东西撒上,呵~我看她明天在大家面前怎么丢脸!”

“可是……”另一个声音有些忌惮,“这东西挺毒的,撒上万一闹出什么事,会不会连累到我们身上?”

“一个不入流的十八线的小明星,就算出事谁会给她出头?娱乐圈的意外可多了去了,前段时间她不也从威压上摔下来了吗。”

“万一姜导查起来呢?”

“他现在自身都难保,哪有闲工夫管我们,没看到饭桌上夜总对他……何况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查也查不到我们头上来。动作快点,一会要过来人了。”

商裳看着那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走远,桃花眼眯了眯,眼神一厉,森冷的寒光在眸底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