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满脸阴郁表情的看着君瓷,再也没有刚才那样舒适的意气风发。

   他以为自己的秘密瞒得够好,然而面前的人每一个都说在点子上。

   特别家人这块,杰克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到自己的家人了。

   或许在他们的心中,都认为自己已经死了才对。

   但是他们的存在,始终是杰克心中的软肋,杰克无法容忍有人用他们的性命相威胁。

   但是很明显,在少年的面前,杰克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

   “你想要知道什么,我的信息你明明部都知道!”

   杰克不忿出声,怀疑眼前这个人是在耍自己。

   如果连自己的身份和所有信息都一清二楚,那么自己还有什么利用价值?

   “说点新鲜的,你在中东的雇佣兵军团混了这么多年,难道就没点有用的消息?”

   其实他对君瓷来说还真的是没什么用,但是这个人毕竟是个卧底的身份,难保不会有点新鲜的料爆给君瓷。

   杰克低着头,手指捏的死紧。

   抱兔子可爱小萝莉呆萌楼顶写真图片

   要说消息,他其实都已经部告诉了图兰首都警方,自身并没有留下什么消息。

   “我……”

   “不限于是什么秘密,说点半路的奇闻逸事也行。”

   说到底,君瓷就是无聊了。

   反正饭点还没到,在这里审问一下犯人消磨时间。

   少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餐桌那边的椅子上,翘成了二郎腿,但是少年做出这个动作优雅高贵的依然无法用言语形容,杰克看着君瓷,一时间忽然觉得面前这人有些眼熟,但怎么眼熟,他说不出来……

   他现在只感觉这个少年在逗自己玩。

   真正想知道什么信息的人怎么会让他说这些事情。

   但是没有办法,杰克只得忍气吞声的开始说起了一些事情。

   他不擅长编故事,而且就算是编故事咕噜也可以瞬间分辨出来,所以他说的,还真的是他在雇佣兵军团卧底这么多年见到的一些奇怪的事情。

   多半是一些古老的部落里面流传的什么故事,毕竟他们当雇佣兵的,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会去往很多地方,自然也会接触到平时在社会新闻中鲜少见到的人。

   一开始听,君瓷还觉得颇有意思,杰克这人口才还行,一些见闻他说的像是真实的一样传神。

   “去年,我们去了塔布里边境线,在那边,存在着一个古老的部落,他们信奉一个叫做古力塔的天神,并说能够链接古力塔的地方就在他们部落的一个大峡谷中,那峡谷里我去看过,其实就是一个很深的深渊,中间存在着巨大的空洞,两边有阶梯可以下去。”

   “但是,里面太冷了,我们只下到了一半就不敢下去了,你无法想象那个下面究竟有多冷,感觉你穿多少都没用,我们下不去,就在半空看到了那空洞里面有个巨大的东西,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我猜应该是一个建筑,因为大陆板块位移所以形成了这样天然的空洞,那建筑就在下面,手电筒都看不清,我只看到了那上面刻着一个符号,那个符号很怪,像是两个人形曲线的人合抱在一起,周边是花瓣一样的形状……”

   “你说什么?”

   杰克说到这,原本还细细听着的少年,忽然间转过了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