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文博一愣,“你嫁给了他,他应该不会收走。”

   “他对我时好时坏,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厌烦我。”

   “他对你时好时坏?”

   “对,因为他还是无法释怀当年的事情。”

   叶文博低沉道,“当年我们几个发了毒誓,事情谁也不传出去,没想到查德违背了誓言。”

   查德是蒂莫西老爷的名字。

   “估计他也记仇当年的事情。”

   “当年我们都没想到会害死他的妻子和一个孩子,而且提议还得到了他的同意。”

   “他的另外一个孩子是不是死的很惨?说不定这就是他仇恨我们的原因。”

   叶文博沉默一下道,“当时我们被人追杀,一片流弹击中那孩子的心脏,他当场就没了呼吸。后来在路上,我们又弄丢了他的尸体。”

   “事情在哪里发生的,没有回去找过吗?”叶安琪引导的问。

   “在中国,我们一直没机会回去找。因为当时,我们就已经坐船离开,回了意大利。”

   长发文静少女森系唯美写真

   这么说,他们是在中国带走的夜释天?

   “后来也没回过中国?”

   “我们几个是一直没回去,而且回去做什么,那些事情都过去了。”

   叶安琪眼神微闪。

   不是不想回去,是不敢吧。

   不然六个人,怎么一个都没回去过。

   甚至蒂莫西家都改了名字,丢弃了原来的姓名。

   她不信,蒂莫西没有中国姓氏。夜老爷不也取了一个外国名。

   这是不是说明,夜释天的身份很不简单,他们不敢回去,就是怕查出来?

   可是又不对。

   如果夜释天的父母在中国,斯图亚特老爷就不会允许他去中国发展。

   只能说,当年他们是在中国掳走的夜释天。

   不过夜释天的父母却不住在那里。

   叶安琪叹气,“你以为过去了,蒂莫西却一直怀恨在心。”

   “……”

   “还不知道谁还恨着我们。别出现第二个蒂莫西就好。”

   叶文博摇头,“没了,也就蒂莫西一家。”

   “现在幸好夜释天不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要是真相让他难以接受,他肯定比蒂莫西报复的还厉害。”

   叶文博神色一凛,“你说的对,一定不能让夜释天知道真相。”

   “真相是什么?”

   “不能说,你也别问了。”叶文博态度坚定。

   叶安琪心里一紧,她忽然有不好的预感。

   叶文博可千万不要杀了夜释天的父母啊。

   不然这辈子他们是真的不可能了。

   不过她很快就会嫁给蒂莫西,她和夜释天也的确不再有可能。

   可是她真的不希望,叶文博做了对不起夜释天的事情。

   虽然她和这个父亲没感情,但是,她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父女关系。

   *******

   姬罗来到蒂莫西的城堡。

   她养了几天的伤势,现在好了很多。

   “我要见夜释天。”她对蒂莫西说。

   蒂莫西淡淡的问:“见他做什么?”

   “自然是去羞辱他,在梦里梦外,他都这样对我,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他!”姬罗的眼底掠过一抹怨恨。

   蒂莫西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