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揉着自己的肚子,开始想念顾暠霆。

   看着电脑屏幕发了一会呆。

   内线电话响了起来,霍薇舞接听。

   “小舞,来我办公室一下。”魏汐凡微笑着说道。

   “哦,好。”霍薇舞挂了电话,去魏汐凡的办公室。

   到魏汐凡的办公室,才发现,里面除了魏汐凡外,还有李妍贤,霍纯,以及魏彦康。

   他们几个人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道诡秘的风景线,多少有着惊悚的味道。

   霍薇舞垂下了眼眸,公事公办的来到魏汐凡的面前,问道:“魏总,你找我有事?”

   “中午一起吃饭吧。”魏汐凡微笑着邀请道。

   恐怖片阵容已经够强大,她这种角色出现三分钟,肯定被虐的拎了盒饭。

   她还是安静的回去刷着她的屏吧。

   “我中午有约了,不好意思啊。”霍薇舞拒绝道。

   格子衬衣清丽脱俗清纯美女生活照

   魏彦康扬起了笑容,“小舞,你不会是不敢和我一起吃饭吧?“

   霍薇舞微凉的目光看向魏彦康。

   之前,她诸多忍让,不想让自己被仇恨蒙蔽了眼睛,不记恨,不再爱,淡淡然。

   但是她发现,她的不作为,就是给别人机会。

   “不是不敢,而是不屑,和你在一个餐桌上吃饭,我怕吃的心肌梗塞。”霍薇舞厌恶的说道。

   “我对你真的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小舞。”魏彦康起身,来到霍薇舞的面前。

   “确实,很有影响力。”霍薇舞抬起下巴,凉飕飕的看着他,“世界上有种最恶心的动物,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魏彦康问道,柔情的俯视着她。

   “前男友,所以,别恶心我了,OK?”霍薇舞不客气的说道。

   魏彦康一点都不生气,扬起笑容,“你还是这么伶牙俐齿,不过我喜欢。”

   霍薇舞简直无力吐槽,惹不起,她还躲得起,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你爸爸是被顾暠霆逼死的,你知道吗?”魏彦康对着霍薇舞的背影阴冷的说道。

   霍薇舞理都不理,朝着门外走去。

   魏彦康大步追过去,握住她的手臂,推到墙上,眼中厉色加剧,“你确定要跟你的杀父仇人在一起吗?”

   霍薇舞冷冷的望着魏彦康,“你说顾暠霆喜欢的是冯知瑶,但是他根本就不喜欢冯知瑶,他和冯知瑶在一起是因为冯知瑶的爸爸曾经为他牺牲!

   你说我爸爸是被他逼死的,证据呢?你是觉得你的人品在我这里可以超长发挥,空口无凭我就能被你一次又一次的欺骗,还是你觉得我当初脑子里进的水还没有流干,智商能被你一次又一次的碾压!”

   “我说的是事实!”魏彦康很确定的说道。

   “那就证明!”霍薇舞推开魏彦康。

   “我能证明。”霍纯走出来,趾高气扬的睨着霍薇舞。

   “呵。”霍薇舞冷笑一声,“那更加不可信了,你要是能证明,也不会忍到现在才说出来。”

   霍纯脸上很尴尬,“那是我没有联想在一起,你可以去看我qq空间那时候拍的照片。”

   “你觉得你能存活在我的qq上?你的自信批发来的时候不要钱吗?”霍薇舞不理会她。